新加坡公开各大学毕业生薪水价值,趁机淘汰学店也告别低薪

2020-07-13 919人围观

新加坡公开各大学毕业生薪水价值,趁机淘汰学店也告别低薪

低薪,真的无解吗?

「资讯不对称,就是利润之所在。」在 Ptt 的讨论版里,一位上班族认为,薪资不透明,让掌握全盘资讯的企业有操弄的空间,让无法得到资讯的员工陷于泥沼中爬不起来,永远拿不到合理的薪资。

求职者与企业,双方都不敢填薪资

一位去年毕业的社会新鲜人写信告诉我,他对于面试谈薪水时有很深的困扰。在面试之前,他会上网查询薪水行情,但是落差自两千至一万元,再问学长姊也是说法不一,不同公司的叙薪差异不小,履历上的「期望待遇」只得填写「依公司规定」,可是我的文章又说不要这幺写,他完全失去主张…

「薪水写高,担心公司笑我不自量力而不予录用;薪水写低,则害怕公司认为我不具能力也不予录用;不写薪水嘛,觉得任人宰割,不知道最后会拿到多少金额,怎幺做都不对!」

他问我,为什幺公司不公开薪水,让求职者在投递履历前可以客观判断,决定要不要去应徵,我回答:

「你担心害怕的事,也是企业担心害怕的事。薪水写低,企业会担心没人应徵;薪水写高,发现求职者可用却不到那个程度,减薪会被告广告不实。他们也觉得怎幺做都是不对!」

于是,双方谍对谍没完没了,但是民意的走向是员工都赞成薪资透明化,有得比较就不会被蒙蔽占便宜,这并非癡人妄想,事实上,薪资透明化已经是一个新的时代趋势。

薪资透明化,美国政府初步开放

当台湾老闆还在要求员工保密薪资,美国总统欧巴马早已签署行政命令,要求企业不得对讨论薪资的员工进行报复,「薪资透明化」成为一个新的政策走向,民间企业也随之热烈讨论是否要让薪资走向透明。

总统都这幺说,很多州也照办,可是往下推行到企业,真的可以做到风吹草偃,企业遵行无误吗?答案是难喔~

Google 曾经有一位员工做了一个电子表格,欢迎同事上去填写自己的薪资,让薪资透明化,获得共鸣,可是才 5% 员工上去填写,据一位中国记者写的后续发展,听说这位员工被公司找去喝茶(谈话),不久后便离职了。这他以为薪资透明化这样的理想可以在民主如美国、先进如 Google 付诸实现,遗憾的是它仍然犯了企业的大忌。

「执行薪水透明化,要冒着被告薪水歧视的风险。」Google 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拉兹洛伯克(Laszlo Bock)坦诚,公司很难向印度员工解释,两人工作量相同,为什幺他的薪资只有英国员工的八分之一。

美国是一个超级资本主义的国家,员工之间的薪资落差大,低阶与高阶相差两百倍的企业多的是,因此半数企业禁止员工讨论薪资,也造成恶化性别与种族的不平等,做同样一份工作,女性薪资只有男性的 77%,更不用说少数族裔。欧巴马总统曾说:

「我有两个女儿,我希望她们将来的待遇,能跟任何人家的儿子一样。」

新加坡政府,主动公开薪资

台湾做不到,美国有困难,可是在新加坡,不是企业公开薪水,也不是员工上网自曝薪水,而是由政府来公布薪水!每一年,新加坡政府都会公开各大学毕业生的起薪,让薪资透明化,高中生与家长就可以参考这个最新薪资判断未来发展性,决定念那一所大学,让大学与科系进入市场机制,薪资表现差者自然淘汰。

然而,台湾政府不晓得是懒或笨,还是没胆子,前年由劳动部透过各县市劳动局来函给人力银行,要人力银行督促企业在刊登职缺时,同时公开薪资讯息。接到信时,我的第一个反应是–

「这世界是反了!政府有公权力,都叫不动企业公开薪资,竟然要人力银行出面。」

接着我不信邪,上线看劳动部的人力网站,看看政府是不是有带头做到,企业是不是都乖乖的公开薪资讯息,结果不出所料,跟一般人力银行的公开率一样的…低!

不过我也发现,国内有私人架设的网站,开放给上班族上填写自己的薪资,查询的人还真不少!一位老闆私底下告诉我,他也上去查过薪资,想知道别家公司的薪资水準,正好看到自己公司也有员工上去填写,他看了看说:

「填得挺老实的,数字没错,可见得网站的资讯是有参考性。」

网路时代,没有薪资秘密

一旦薪资不再是秘密时,领比较少而觉得受委屈的人一定会抗议,不是力争到底,就是离职他去,而争取不到的就会怠惰,把效率降到认为符合自己薪资的产值为止,闹得全公司鸡飞狗跳、乌烟瘴气,再加上凝聚力消失、士气低落、效率不彰,这些后遗症就是企业最害怕的结果。

这个问题,难解!但是在网路时代,没有黑箱作业,迟早通通都要透明化,薪资透明是一个必然趋势,最后企业都要被迫接受这个事实,而在必须留人的情况下,不得不提高薪资,让企业正常运作。

所以,薪资透明可以解决低薪问题,好处显而易见,就看政府有没有魄力带头将薪资透明,而不是将责任推诿给人力银行,或缘木求鱼的期待企业主动投诚。

责任编辑:吴玲瑄

推荐文章